全國服務熱線
0769-88558384

189-4472-1685

當前位置: 主頁 > 技術專區 >纖維成型應用技術

技術專區

活性炭-超濾膜聯用技術的研究與進展
時間: 2021-10-26  來源: 廣東弗艾博纖維技術研究有限公司   作者: 小編

文章編號: 1009- 7767( 2007)01 - 0034- 04

 

活性炭-超濾膜聯用技術的研究與進展

 

楊偉,金奇庭

編輯:弗艾博纖維技術研究中心

(西安建筑科技大學環境與市政學院,陜西西安710055)

 

摘要:對活性炭-超濾膜聯用技術的研究和進展作了綜述,就膜污染,組合工藝對有機物、細菌和大腸桿菌的去除情.況,應用領域和膜孔徑與活性炭的選擇問題作了探討?;钚蕴恳怀瑸V膜的組合工藝作為新工藝,在水的深度處理領域有很好的前景。

關鍵詞:水處理;飲用水;深度處理;超濾膜;活性炭;膜污染

中圖分類號: TU991 .24

文獻標識碼: A

近年來,由于水中含有以三氯甲烷前驅物質為代表的各種溶解有機物,因此對凈水處理提出了深度處理的要求。在我國,膜技術用于飲用水處理被認為是近10年來最重要的技術突破,它具有占地面積小,出水濁度低,衛生安全性好,自動化程度高等一系列優點。但由于超濾膜截留分子量較大,無法去除水中的大多數溶解性有機物,同時,膜污染問題是膜技術應用于實際的瓶頸,于是在超濾前進行混凝或活性炭吸附等預處理得到了人們越來越多的重視。Jean- -Michel?¹?最先提出膜分離前進行混凝、活性炭預處理的構想,并通過試驗證明了該技術的可行性。

活性炭可有效地去除水中溶解態有機物,包括天然有機物、合成有機化合物,還可有效地除嗅、除味,同時也可以緩解膜污染問題,減少膜通量的下降,延長膜的使用壽命?;钚蕴可衔⑸锏脑鲋晨梢越到獠糠钟袡C物,減輕活性炭的負荷,延長活性炭的再生周期,但也使得出水中的細菌總數增加;而用膜進行后處理,可有效解決這一問題,使出水水質得到了保障。由此可見,活性炭-超濾膜聯用技術可以充分發揮各自的優點,克服單用任何一種處理手段時的弱點,是一項很有前途的凈水技術。

1活性炭可以緩解去除的物質

1.1 可以有效緩解膜污染

膜污染包括無機物污染、有機物污染和微生物污染。眾多研究?²’³?表明,有機物污染是微濾、超濾、納濾膜污染的主要原因?;钚蕴靠捎行У匚接袡C物,從而緩解膜污染。許多研究者將粉末活性炭(PAC)與超濾聯用,,進行凈水處理。PAC可有效吸附水中低分子量的有機物,使溶解性有機物轉移至固相,再利用超濾膜截留去除微粒的特性,可將低分子量的有機物隨粉炭微粒一起從水中去除,更重要的是,PAC還可有效地防止膜污染。

Joseph等人???通過掃描電子顯微鏡觀察發現PAC會在膜面上形成一層多孔狀膜,它不僅吸附水中有機物并將其去除,而且可以避免膜污染。這層PAC膜較松軟,反沖洗會很容易將它去除。同時,PAC粒徑范圍一般在10~500μm,大于膜孔徑幾個數量級,因而不會堵塞膜孔徑。

Massoud Perbazari???用陶瓷微濾膜和PAC處理受有機物污染的水,發現PAC可有效地吸附有機物,從而減輕濃差極化和膜污染,即使在較低的操作壓力下(1 09~170kPa) ,膜通量也很容易長時間維持在10~20m³/(m²d)。作者分別用去離子蒸餾水和加利福尼亞溝渠水,研究了PAC濃度對膜通量的影響。其結果為:沒有投加PAC時,處理這2種水的穩定膜通量分別為10 m³/(m² d)和5.2m³/(m²d);當反應器內累積的活性炭濃度分別取1 000、2 000、3 000mg/L時,處理去離子蒸餾水的膜通量分別是144.156.164m³/(m²d),處理加利福尼亞溝渠水的膜通量分別是10、11.4、12.4m³/m²d)。作者還提出了3層膜傳質模式,從膜表面向外分別是凝膠層、微粒層(主要由PAC及其上附著的膠體物質組成)和液膜(介于PAC和主體溶液之間)。作者認為,PAC的存在,減小了凝膠層和液膜的厚度,從而改善了膜的透水性能。

法國的一些半生產性試驗研究表明,PAC可以改善UF的透水性能回。如以塞納河河水為原水時,預沉淀后河水的TOC為25mg/L,濁度為100NTU, UV吸光度( 254 nm)為3.5m-¹,說明已經受到了污染。對預沉后(即先沉淀)的河水采用UF和PAC(20 mg/L )/UF進行處理試驗,結果見表1。

 

由表1可知,在這里PAC的主要作用是持續增加了UF的產水量,延長過濾周期和減少膜的化學清洗頻次。

 

董秉直等人采用PAC與超濾膜聯用技術處理黃浦江原水。試驗發現,投加PAC不會造成膜過濾阻力的增加,反而有利于改善膜過濾通量;PAC的投加量越多,通量下降的程度也越緩慢。分析認為:膜過濾的阻力在很大程度.上不是懸浮固體造成的,而是有機物造成的。有學者認為,濾餅層是懸浮顆粒和有機物的復合物,并提出了復合濾餅層的概念。SchaferAI 等人8采用掃描電子顯微鏡對沉積在微濾膜表面的濾餅層進行觀察后發現,濾餅層中的懸浮物質粘在有機物中間。有機物會黏附在懸浮固體的表面,當懸浮顆粒被膜截留,沉積在膜表面形成濾餅層時,有機物起著-種黏合劑”的作用,將固體顆粒黏合成緊密的濾餅層,增加了濾餅層的阻力。因此,濾餅層孔隙率的降低主要是由于有機物造成的。投加PAC后,固體顆粒增加,但有機物含量并未增加,同時,PAC還能有效地吸附有機物,使得濾餅層中的有機物黏合作用減弱,實際上增大了孔隙率,使濾餅層阻力下降。

ZhaoP等人研究了不同粒徑大小的PAC對于PACMF系統的運行影響。結果表明:不同粒徑大小的PAC均能保證較高的膜通量4m³/(m²d);但在膜通量較高時,較大粒徑的PAC會引起較高的膜過濾阻力,使膜通量銳減。研究認為,鐵離子在膜污染過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Fe( II)在PAC表面被氧化為Fe(III),進而形成Fe(OH)?膠體,該膠體易在膜表面沉積引起膜污染;而PAC粒徑較大時, Fe(OH)?膠體更易穿過活性炭濾餅層而在膜表面沉積,從而產生較高的過濾阻力。

1.2 對有機物的去除

王琳等人在北京燕山石化總廠利用活性炭濾罐吸附與超濾膜組合工藝進行了為期1年的飲用水深度凈化研究。結果表明:該系統能有效去除水中的濁度、高錳酸鹽指數、UV254和大腸桿菌,尤其是對腐殖酸和富敏酸以及相應的消毒副產物都有較高和穩定的去除效果。該組合系統中,活性炭對高錳酸鹽指數的去除率在20%左右,超濾膜對高錳酸鹽指數的.去除率在10%左右,并且受進水水質的影響比較顯著。組合系統對UV254的去除率較高,一般活性炭在20%左右,而超濾膜則在40%左右。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膜對腐殖酸、富敏酸以及相應的消毒副產物的去除率較高,即膜過濾是去除水中三致物質(即致癌、致畸、致突變)及其前質的較有效的手段之一。

董秉直等人1進行了用活性炭-超濾膜聯用技術制取優質飲用水的試驗,結果表明:工藝流程自動化程度高,運行穩定,出水水質能滿足飲用水凈水上海地方標準(DB31/197 -1997)?;钚蕴亢湍み^濾對TOC??的去除率分別為37.5%和16%,對COD??的去除率分別為38.7%和8%,即膜過濾去除C0D??的效果較TOC差。分析認為,這種差異可解釋為COD??和TOC所代表的有機物類型是不同的。COD??反映較小分子量的有機物,因而活性炭的吸附效果好而膜過濾截留效果差。原水中分子量大于3x104的TOC占總量的20%,活性炭對此部分有機物的吸附效果較差,這就是膜過濾還能去除一部分TOC的原因。

綜上所述,活性炭-超濾膜聯用技術對水廠出水作深度處理時,對有機物的去除情況較為理想。其中,活性炭對中低分子量有機物,尤其是COD??的去除率較高;而超濾膜對大分子量有機物,尤其是對UV254、腐殖酸、富敏酸以及相應的消毒副產物的去除率較高。

活性炭不僅可以同超濾膜聯用,還可以同納濾膜聯用。龍小慶等人分別以2個水廠出水為研究對象,探討了活性炭-納濾膜工藝對飲用水中總有機碳和Ames致突變物的去除效果及機理。結果表明:活性炭的吸附作用受其本身性質和有機物特性影響較大,去除能力有限,但它可作為納濾的預處理,以確保膜進水符合要求;納濾則可將水中總有機碳和Ames致突變物大部分去除,使TA98及TA100菌株在各試驗劑量下的MR值均小于2,Ames試驗結果均完全呈陰性,確保了飲用水的安全性。作者認為,兩者的組合是獲得優質飲用水的有效處理工藝。

1.3對細菌和大腸桿菌的去除

活性炭是細菌繁殖的溫床,活性炭吸附柱出水中細菌總量往往升高,但超濾膜過濾對細菌和大腸桿菌的去除效果比較理想,系統運行期間出水基本無大腸桿菌,細菌總數極少甚至為零。膜對水中病毒和病原微生物的去除主要依賴于膜的孔徑。有研究表明,最小的脊髓灰質炎病毒的直徑為28 nm,而一般給水系統中的細菌大小是脊髓灰質炎病毒的幾倍到數百倍,因此用孔徑為0.03~0.1μm的超濾膜對細菌和大腸桿菌進行截留去除是沒有問題的。

但是,超濾對細菌不是滅活,而是截留,系統內的亞硝酸鹽細菌有可能導致出水亞硝酸鹽氮濃度超標。張捍民等人在用顆?;钚蕴?淹沒式中空纖維膜過濾裝置聯用,去除飲用水中污染物的試驗研究中即發現了這一問題。因顆?;钚蕴恐鶅葋喯跛猁}細菌大量滋生,顆?;钚蕴恐鏊畞喯跛猁}氮濃度較高,而淹沒式中空纖維膜過濾裝置的膜反應器中環境適合硝化細菌生長,使系統出水亞硝酸鹽氮濃度很快便超過了歐共體制定的標準(亞硝酸鹽氮濃度標準為0.1mg/L),最高時達到0.5mg/L。亞硝酸鹽對人體有害,它還會與胺類反應生成亞硝胺,可致癌、致畸,對人類的健康有極大的危害。從這一點來看,該系統有待改進。事實上,由于活性炭對NH?-N的物理吸附效果較差,而超濾膜過濾對NH? -N和亞硝酸鹽、硝酸鹽又基本無去除,所以在進水的NH?N濃度較高,且活性炭生物相生長良好時,出水的亞硝酸鹽氮或硝酸鹽氮濃度往往較高。為避免出水的亞硝酸鹽氮濃度超標,有以下3個方法:-是控制進水的NH?-N濃度;二是改進活性炭-超濾工藝,使NH?-N全部或大部分氧化為硝酸鹽氮;三是在出水中加氯,氯可有效氧化亞硝酸鹽為硝酸鹽,同時余氯也能避免出水在管網中發生細菌二次污染。

2應用領域

活性炭-超濾膜聯用技術主要應用于給水的深度處理。在法國已經有許多生產性PAC/UF裝置在正常運行,如Saint- -Cassien水廠和Fontgombault水廠。當然該技術也可用于污水的回用處理,同時它還可涉及到水處理的其他很多領域。在美國,地下水中存在三氯乙烯和三氯苯酚污染問題,其處理對策之- -就是采用了PAC和微濾膜或超濾膜相組合的處理工藝。在活性污泥系統中,一個經常采取的辦法就是投加PAC,以提高處理效率;在污水處理中使用超濾膜或微濾膜和PAC組合,即PAC-MBR,在實例中顯示出很高的透過速度,并對處理水質有很好的改善效果。

 

3膜孔徑和活性炭的選擇問題

隨著膜孔徑的減小,膜過濾對有機物的去除率不斷增加,但膜的透水量和膜污染問題也會變得很突出,因而實際應用中常選用截留分子量1萬以上的超濾膜。在保證一定截留率的前提下,應盡量選擇孔徑或截留分子量大的膜,以得到較高透水量。有學者認為,選擇MF和UF膜時,并非截留分子量越小越好,而應選擇透水通量高的膜15。雖然MF膜的孔徑比UF膜的大,但其透水通量除了運行初期不同外,其它時間并沒有多大差別。這是由于大分子物質容易進入MF膜的微孔內產生堵塞,引起較大的透水通量下降的緣故。而UF膜的污染多發生在膜表面,因而透水通量下降程度不大。同樣, UF膜的截留分子量越大,并非透水通量就大。在實際應用中應當通過實驗來選擇最佳孔徑的膜。

在活性炭-超濾膜聯用技術中,活性炭通常分為粉末狀活性炭(PAC)和顆粒狀活性炭(GAC)兩大類。GAC處理效果較為穩定,但價格較貴,處理構筑物的基建和運行費用較高,且對短期突發性污染適用性差;PAC價格便宜,應用靈活,可根據需要及時調整投加量。在現行的PAC/UF系統中,常在UF膜前設一混合攪拌池, PAC的投加點既可選擇在混合池前,也可以選擇在UF過濾裝置中。PAC的投加點、投加量、與水的接觸時間等因素,既影響到活性炭對有機物的吸附效果,也影響到膜過濾的透水性能,其最佳點的確定尚有待進一步研究。

 

活性炭常規的選擇指標是比表面積、碘值及亞甲藍值等參數,但許多研究表明,活性炭孔徑分布和活性炭的表面化學特性均對活性炭產生重要影響,甚至起到決定性的作用?;钚蕴康目卓煞譃?一級微孔(<0.8nm)和二級微孔(0.8~2nm),中孔(2~50nm)和大孔(>50nm)。有研究表明,活性炭吸附有機物的最佳吸附范圍是活性炭孔為吸附質分子直徑的1.7~6倍。不同水體中天然有機物的分子量分布差異較大,它的平均水力Stokes- -Einstein 半徑為0.8~5.9 nm,故活性炭的最佳吸附孔徑范圍是1.7~35nm。由此可見,對天然有機物具有吸附作用的是活性炭的二級微孔和中孔。而比表面積、碘值和亞甲藍值主要是表征活性炭的微孔,特別是一級微孔的發達程度。所以有些活性炭,即使有大的孔隙容積和大的比表面積,如果其孔隙同被吸附分子大小不相當,也不會產生良好的吸附效果。在飲用水去除污染的吸附中,常希望采用過渡孔(即中孔)所占比例高、吸附性能好的活性炭。

聞人勤等人采用不同孔徑的超濾膜與2種不同的活性炭組合分別處理A、B2個工業給水系統進水。結果表明,用中孔較多的杏核碳吸附和2萬特征分子量的超濾膜聯合處理A系統進水,可獲得最好的有機物去除率( 80%),而不必選擇截留分子量更小的超濾膜。而對于系統B所用椰殼碳有發達的微孔,中孔少,與之聯用的超濾膜若要達到較理想的去除效果必須采用分子量幾千的膜,如用截留分子量2000的膜與活性炭聯用,去除率為68.6%,但這樣超濾膜的透水量和污染的問題又變得很突出,因此作者建議采用截留分子量1萬的超濾膜與該活性炭聯用,去除率為57%,或對活性炭重新進行選擇。

總之,針對不同的進水水質,選用不同的活性炭和不同孔徑的超濾膜,運行效果是不一樣的,在實際應用中應根據實驗選取最佳的活性炭和最佳孔徑的超濾膜組合。

 

4結語

盡管活性炭-超濾膜組合工藝作為一個新興的工藝,距離大規模的實際應用仍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但隨著膜的制造成本和運行費用的不斷降低,膜技術作為替代傳統處理工藝的最佳工藝選擇,必將得到廣泛的應用;而活性炭-超濾膜組合工藝因其自身具有的諸多優點,也必將有很好的前途。

 

參考文獻:

[1] Jean-Michel Laine,Mark M Clark,Joel Mal leviale.Ultrafiltra-tion of Lake Water:Effect of Pretreatment on the Partitioningof Organics,THMFP,and Flux [J. Jour.AWWA,1990,82(12):82- -89.

[2]王磊,福士憲一.水中有機污染物的分子量分布特征對納濾膜透水性能影響的試驗研究[J.給水排水,2003, 29( 7):35-37.

[3]董秉直,曹達文,范瑾初等.UF膜過濾天然原水阻力特性的研究[J]水處理技術,2001 ,27 (2):80- -83.

[4] Joseph G Jacangel,ean-Michel Laine,Edward W Cummings,et al.UF with pretreatment for removing DBP preoursors [J]Jour.AWWA,1 995,87(3):100 -112.

[5] Massoud Perbazari,Badri N Badriyha, Varadarajan Ravindran,et al. MF- PAC for Treating Waters Contaminated with Naturaland Synthetic Organecs[J]. Jour.AWWA,1992,84( 12):95- -103.

[6]高乃云,嚴敏,樂林生.飲用水強化處理技術[M].北京:化學工業出版社,2005.30- -32.

[7]董秉直,曹達文,范瑾初.PAC超濾膜處理黃浦江原水的研究[J].上海環境科學, 2003,22(11):731-733.

[8] Schafer Al.Microfilration of colloids and natural organic mat-ter[J]. Jour. Membrane Science,2000,( 7):151-172.

[9] Zhao P, Takizawa S, Katayama H,et al. Factors causing PACcake fouling in PAC- -MF (powdered activated carbon-microfiltration) water treatment systems[J]. Water Scienoe and Tech-ndlogy, 2005, 51 (6 -7):231 -240.

[10]王琳,王寶貞,王欣澤,等.活性炭與超濾組合工藝深度處理飲用水[J中國給水排水, 2002,18(2):1-4.

[11]董秉直,曹達文,劉遂慶,等.超濾膜- _活性炭用于優質飲用水生產工藝試驗研究[J].給水排水,2001 ,27(1):15 -18.

[12]龍小慶,王占生.活性炭- _納濾膜工藝去除飲用水中總有機碳和Ames致突變物[J.環境科學,2001 ,22(1):75 -77.

[13]張捍民,王寶貞,王琳.顆?;钚蕴恐c淹沒式中空纖維膜過濾裝置聯用的試驗研究[J.給水排水, 2001, 27(5):33- -37.

[14]金兆豐.21世紀的水處理[M].北京:化學工業出版社,2003.187-188.

[15]董秉直,曹達文,范瑾初.膜技術應用于凈水處理的研究和現狀[J].給水排水,1999,25(1):28- -32.

[16]丁恒如,聞人勤.水處理活性炭的選擇指標問題[J]中國給水排水.2000,16(7):19- 22.

[17]芮旻,伍海輝,朱斌,等.飲用水深度處理中活性炭的篩選試驗研究[J.給水排水,2005, 31(1):27- -32.

[18]王琳,王寶貞.飲用水深度處理技術[M].北京:化學工業出版社,2002.216- -240.

[19]聞人勤,丁恒如,卓銘紅等.超濾和活性炭聯合應用去除工業水有機物的研究[J].華東電力,2003,(6):1-3.